快捷搜索:

当代艺术的流拍:与谁相关

2019-12-03 05:24 来源:未知

2008年春拍的当代艺术市场,很不平静。除了成交额、成交率、成交天价的一波三折外,朱其的天价做局说和《收藏投资导刊》的2008年春拍流拍榜,更让界内外如临大敌。迷雾中的当代艺术市场,真的发生了惊天的巨变么? 天价做局说与春拍流拍榜 朱其在2008年5月30日《东方早报》上发表的《当代艺术拍卖有个谎言共同体》,是近期界内的抢眼看点。 该文由从2006年下半年以来当代艺术导致的艺术投资高潮,以及拍卖天价的出现,断定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存在炒作集团在拍卖会上天价做局,大部分天价作品的成交是虚假交易。他揭露的天价做局的玩法大致是,先物色艺术圈内有一定知名度、市场价格在10万左右的画家,大量签约收购后,再到拍卖会上安排自己人制造很多人抢着买的气氛。如果钓鱼不成,便玩假拍游戏以赚取广告效应,直到不了解行情的新购藏者上钩。因为跟拍卖公司有密约在先,造局者并不会为假拍支付高额佣金。而且,天价局不只设在内地,也做到了纽约、香港的国际著名拍卖行。 该文认为,当代艺术圈正在利用过去二十年获得的口碑,批量生产符号产品,以赶上变成亿万富豪的末班车。部分早期在国内还称得上有语言探索和先锋姿态的明星画家,被资本集团下订单后,或者由助手代笔,或者简化画法。已经没有探索价值的变相复制,却和十年前的代表作一样卖到几百万上千万元 。该文还描述了当代艺术资本化之后的大腕文化,认为以北京798等艺术区为代表的当代艺术,不断地将艺术创造变成符号生产。他们寻找现成图像、抄袭西方艺术语言,再通过资本和市场炒作变成自己的知名符号,然后利用参加国内外展览和购买学术杂志版面,夸大自己的影响。他们在搞定国内市场后,进一步打开欧洲、美国、亚洲的艺术市场。 与天价做局说相呼应的,恰好是春拍中当代艺术市场显露的疲态。 以2007年当代艺术拍卖龙头北京保利为例, 5月28日的当代艺术夜场共推出65件拍品,成交率仅75%、总成交额仅1.84亿、千万级作品仅3件,最高成交价王怀庆的《四合》仅2,352万元。与其去年秋拍当代艺术夜场的91%成交率、3.25亿总成交额、6件千万级拍品、3,920万元的最高成交价相比,大为逊色。并且,在另几家大型拍卖公司的油画板块中,原本炙手可热的当代艺术家作品,也多有流拍,甚至景象惨烈 。 稍后,《中国证券报收藏投资导刊》在6月7日、21日刊发的《2008年春拍流拍榜》,详细统计了当代艺术高价作品所遭受的冷遇。 在该榜的2008春拍内地流拍油画作品估价前10名中,陈逸飞的《二重奏》和《人体》分别以1800-2200万元和900-1200万元的估价、张晓刚的《生生息息,明天将要降临》以700-900万元的估价、王沂东的《天上人间》以650-750万元的估价流拍。在该榜的2008春拍著名油画家流拍数量前10名中,罗中立、毛焰、何多苓、张晓刚、杨飞云等,分别以13、9、8、7、7件名列前五名。 随着两个文本的出台,当代艺术又一次成为众矢之的,甚至从购藏者内部也发出了激烈的声讨。 郭庆祥认为,当下某些绘画作品的画面中充斥呆滞、媚俗、色情、变态、暴力或血腥,并且冠以中国当代艺术名义被人狂炒,是一场对艺术恶搞的游戏 。进而认为,某些当代艺术品价格的回落是市场理智的选择,那些迎合少数外国收藏者恶俗趣味、并在价格上为其所操纵的丑态绘画,价格的回落还刚刚开始 。 天价无关论与利益共同体 事实上,关于当代艺术为什么值钱和到底值不值钱的讨论,由来已久,当代艺术家一直是矛头所向。 早在2006年末,张晓刚在其《天安门》由HK佳士得拍至1,822万元、市场内一片狐疑时,他便平和地表态,该画当初仅以5000美元卖出,市场与我没有关系 。处于市场最顶端的刘小东、蔡国强等,同样宣称过拍卖价格和自己无关。 不难发现,高居中国油画家总成交额排名第2位的张晓刚,其成交价超过千万元的19件作品中,除3件创作年代不详外,创作于1995年之前的10件、1996-2000年的2件、2001年之后的4件;个人最高价的《血缘:大家庭三号》,便创作于1995年。位居中国油画家总成交额排名第5的岳敏君,其成交价超过千万元的12件作品中,除2件创作年代不详外,创作于1995年之前的7件、1996-2000年的1件、2001年之后的2件;个人最高价的《轰轰》,便创作于1993年。在笔者统计过的2007年14位当代艺术家的35件千万级作品中,创作于2001年之后的,仅有3件,比例不足1/10 。 中国当代艺术兴起的1980年代,几乎没有任何市场,王广义在1989年当代艺术大展后,曾为一幅作品卖出1万元激动得双手颤抖。王广义、方力钧等市场明星现在的天价作品,多在十年之前出手,当时的价格远低于几经转手后的拍卖价。虽然艺术家可以因为拍出的天价,重新确定作品价位、并名声大燥,但依圈内的潜规则,画家私下的销售价可能只是拍卖价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少。至于无数聚集于各地艺术村里的职业艺术家,与市场的天价基本无缘,目前大部分仍然在为每月的房租焦虑,其处境与许多当红艺术家的数年前相仿。 很显然,从天价中获益更多的,不是艺术家、而是购藏者和中介机构。 在当代艺术由新潮、前卫变成今天的主流之后,不仅走进国内重要美术馆,也成为市场的时尚。关于当代艺术的文化价值、中国当代艺术是否取悦西方藏家等争议,也逐渐让位于拍卖会上爆出的天价话题 。当代艺术市场突然繁荣的根本原因,是伴随着中国社会的市场化和全球化,艺术已经成为资本角逐的玩偶,二十年后的艺术圈,早已经成为艺术购藏者和艺术商人利益共享的游戏场。正如张晓刚所言,我的作品市场好完全是一种幸运,即使没有我也会有其他人冒出来,这是海内外人士共同关注中国艺术的结果 。

天价做局说与春拍流拍榜 朱其在2008年5月30日《东方早报》上发表的《当代艺术拍卖有个谎言共同体》,是近期界内的抢眼看点。 该文由从2006年下半年以来当代艺术导致的艺术投资高潮,以及拍卖天价的出现,断定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存在炒作集团在拍卖会上天价做局,大部分天价作品的成交是虚假交易。他揭露的天价做局的玩法大致是,先物色艺术圈内有一定知名度、市场价格在10万左右的画家,大量签约收购后,再到拍卖会上安排自己人制造很多人抢着买的气氛。如果钓鱼不成,便玩假拍游戏以赚取广告效应,直到不了解行情的新购藏者上钩。因为跟拍卖公司有密约在先,造局者并不会为假拍支付高额佣金。而且,天价局不只设在内地,也做到了纽约、香港的国际著名拍卖行。 该文认为,当代艺术圈正在利用过去二十年获得的口碑,批量生产符号产品,以赶上变成亿万富豪的末班车。部分早期在国内还称得上有语言探索和先锋姿态的明星画家,被资本集团下订单后,或者由助手代笔,或者简化画法。已经没有探索价值的变相复制,却和十年前的代表作一样卖到几百万上千万元 。该文还描述了当代艺术资本化之后的大腕文化,认为以北京798等艺术区为代表的当代艺术,不断地将艺术创造变成符号生产。他们寻找现成图像、抄袭西方艺术语言,再通过资本和市场炒作变成自己的知名符号,然后利用参加国内外展览和购买学术杂志版面,夸大自己的影响。他们在搞定国内市场后,进一步打开欧洲、美国、亚洲的艺术市场。 与天价做局说相呼应的,恰好是春拍中当代艺术市场显露的疲态。 以2007年当代艺术拍卖龙头北京保利为例, 5月28日的当代艺术夜场共推出65件拍品,成交率仅75%、总成交额仅1.84亿、千万级作品仅3件,最高成交价王怀庆的《四合》仅2,352万元。与其去年秋拍当代艺术夜场的91%成交率、3.25亿总成交额、6件千万级拍品、3,920万元的最高成交价相比,大为逊色。并且,在另几家大型拍卖公司的油画板块中,原本炙手可热的当代艺术家作品,也多有流拍,甚至景象惨烈 。 稍后,《中国证券报收藏投资导刊》在6月7日、21日刊发的《2008年春拍流拍榜》,详细统计了当代艺术高价作品所遭受的冷遇。 在该榜的2008春拍内地流拍油画作品估价前10名中,陈逸飞的《二重奏》和《人体》分别以1800-2200万元和900-1200万元的估价、张晓刚的《生生息息,明天将要降临》以700-900万元的估价、王沂东的《天上人间》以650-750万元的估价流拍。在该榜的2008春拍著名油画家流拍数量前10名中,罗中立、毛焰、何多苓、张晓刚、杨飞云等,分别以13、9、8、7、7件名列前五名。 随着两个文本的出台,当代艺术又一次成为众矢之的,甚至从购藏者内部也发出了激烈的声讨。 郭庆祥认为,当下某些绘画作品的画面中充斥呆滞、媚俗、色情、变态、暴力或血腥,并且冠以中国当代艺术名义被人狂炒,是一场对艺术恶搞的游戏 。进而认为,某些当代艺术品价格的回落是市场理智的选择,那些迎合少数外国收藏者恶俗趣味、并在价格上为其所操纵的丑态绘画,价格的回落还刚刚开始 。天价无关论与利益共同体 事实上,关于当代艺术为什么值钱和到底值不值钱的讨论,由来已久,当代艺术家一直是矛头所向。 早在2006年末,张晓刚在其《天安门》由HK佳士得拍至1,822万元、市场内一片狐疑时,他便平和地表态,该画当初仅以5000美元卖出,市场与我没有关系 。处于市场最顶端的刘小东、蔡国强等,同样宣称过拍卖价格和自己无关。 不难发现,高居中国油画家总成交额排名第2位的张晓刚,其成交价超过千万元的19件作品中,除3件创作年代不详外,创作于1995年之前的10件、1996-2000年的2件、2001年之后的4件;个人最高价的《血缘:大家庭三号》,便创作于1995年。位居中国油画家总成交额排名第5的岳敏君,其成交价超过千万元的12件作品中,除2件创作年代不详外,创作于1995年之前的7件、1996-2000年的1件、2001年之后的2件;个人最高价的《轰轰》,便创作于1993年。在笔者统计过的2007年14位当代艺术家的35件千万级作品中,创作于2001年之后的,仅有3件,比例不足1/10 。 中国当代艺术兴起的1980年代,几乎没有任何市场,王广义在1989年当代艺术大展后,曾为一幅作品卖出1万元激动得双手颤抖。王广义、方力钧等市场明星现在的天价作品,多在十年之前出手,当时的价格远低于几经转手后的拍卖价。虽然艺术家可以因为拍出的天价,重新确定作品价位、并名声大燥,但依圈内的潜规则,画家私下的销售价可能只是拍卖价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少。至于无数聚集于各地艺术村里的职业艺术家,与市场的天价基本无缘,目前大部分仍然在为每月的房租焦虑,其处境与许多当红艺术家的数年前相仿。很显然,从天价中获益更多的,不是艺术家、而是购藏者和中介机构。 在 当代艺术由新潮、前卫变成今天的主流之后,不仅走进国内重要美术馆,也成为市场的时尚。关于当代艺术的文化价值、中国当代艺术是否取悦西方藏家等争议,也逐渐让位于拍卖会上爆出的天价话题 。当代艺术市场突然繁荣的根本原因,是伴随着中国社会的市场化和全球化,艺术已经成为资本角逐的玩偶,二十年后的艺术圈,早已经成为艺术购藏者和艺术商人利益共享的游戏场。正如张晓刚所言,我的作品市场好完全是一种幸运,即使没有我也会有其他人冒出来,这是海内外人士共同关注中国艺术的结果 。 张晓刚1993年与海外画廊签约,进入画廊体制,并在1994年首次参加国际大展。之后的十几年里,一边是他和岳敏君、王广义、蔡国强等在纽约、伦敦、香港、北京不时爆出的新价格记录,一边是当代艺术由于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卡塞尔文献展以及798艺术区的展览,而招致众多批评。 不知是落槌声助长了批评、还是批评声助长了落槌。在艺术明星拍卖天价的带动之下,当代艺术市场一路看好。正象朱其看到的,天价做局的目标:一是刚入场的新藏家,二是刚入场的艺术投机商。前者是新崛起的富豪阶层,当别墅、名车、游艇已不再能成为其炫耀财富和品位的道具时,艺术品开始吸引他们的目光 。后者则是从炒股到炒房、再转战到炒艺术,艺术市场成为其暴利牟取场。这样,当代艺术市场不断创下的好成绩,很大程度上只是轮番炒作的结果,天价不仅与传统的艺术价值渐行渐远,甚至与艺术本身也越来越不搭调。 赵力说,亦如全球的情形,中国艺术界形成了一种彼此依托而相互博弈的网络平台。在这个平台上,谁都是主角,谁都又不是主角 。在谁是决定力的问题已经很难回答的时候,一些人预言的目前众多投机者趋之若鹜的所谓当代艺术品,不久将有90%成为垃圾 ,看来也只能悬疑,因为不久到底会有多久、垃圾到底会有几成,实际上并不是艺术和艺术界自身所能掌握的了。拐点与起点 其实,天价做局是否存在和如何天价做局,早已是界内司空见惯的事情。2005年,牟建平便在《中国书画拍卖市场十大问题》一文中,论及国内艺术市场的热衷炒作,价格离谱和巧造纪录,虚交不少,指出陆俨少、傅抱石等国画大家作品被严重炒作,频频催生天价 。 然而,一直被认作困扰市场良性发展顽疾的天价做局、以及由其造成的虚假繁荣和充溢泡沫,至今依然没有杜绝,只是天价的主角由中国书画变成当代艺术,天价的额度由百万级晋升为千万级。被认为不可能长久生存的泡沫和天价局之所以生生不息,许多人之所以在天价局中挨宰也不愿出局,是因为总有新的入局者出现。经济学上著名的最后一个傻瓜理论在中国艺术市场上得到充分地演绎,市场越趋繁荣,越会衍变为投资手段,越会有可观的资金源源投入。显然,天价局的维护力量,不只是一小撮造局者,天价做局成为多方从中获益者乐此不疲的游戏。 真正耐人寻味的是,为什么近来人们突然热心于揭秘当代艺术局、尤其对作局引发的流拍大惊小怪。一个事实是,整个春拍并非传言的那样差。尽管56%的平均成交率同比有明显下降,但总成交额同比提高,高价拍品数量同比增多,成交价超过1000万元的达127件 。4、5月份,苏富比和佳士得在香港全力救市,分别取得17亿港元和24亿港元的骄人成绩,其中,中国当代艺术4.0亿和5.3亿港元的总成交额,也远高于预计 。曾梵志的《面具系列1996 No.6》成交价高达7,537万港元,创造了中国当代艺术新的世界纪录,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三号》、岳敏君的《轰轰》分别以4,736万、5,409万港元创造新高。 实际上,是对大经济背景的恐慌情绪,造成了对春拍流拍现象的敏感。半年多以来,起先是美国次贷危机影响全球金融市场、国际艺术炒家开始抛盘的传闻,接着是国内股票市场的腰斩、房地产市场的增幅回落。人们很容易由此相信,以赚钱为第一要务的中国艺术品投机者,很快会从艺术市场出逃,流拍成为想当然的结果。 另一个事实是,春拍中流拍最严重的,并不是当代艺术。仅在《2008年春拍流拍榜》上,内地流拍书画作品估价超过1000万元的达3件,HK苏富比和HK佳士得流拍瓷器估价在1000万港元以上的,达8件 ,二者都多于当代艺术板块。仍以张晓刚为例,从2月份LD佳士得春拍算起,共上拍57件、流拍11件,81%的成交率也并不低于当代艺术板块通常的成交率。 应该说,是当代艺术板块在近3年的高速增幅,使委托方心理预期高涨,许多拍品的估价超出了合理范围 。也正是因为当代艺术板块的巨大增幅,使得在低成交率氛围之下,其中重量级拍品的流拍,尤显醒目。而对该版块的颓势刻意放大的,既有批评界的捕风捉影,更有购藏界新旧购藏趣味的对抗,尤其有不同市场利益体的竞争。 但毕竟,内地不仅没有续写香港两大拍卖巨头的好成绩,反而出现多件重量级当代艺术作品的流拍,局部的有价无市表明了当代艺术市场的降温。这种高成交额、低成交率格局,既可以解释为关注高档拍品的藏家明显增多 ,也可以看作买家没钱砸了,所以就会流拍;因为流拍多了,拍卖行愈加要进行炒作,玩登顶游戏 。总之,名家名作的流拍与登顶并存的乱象,确实意味着当代艺术市场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既然当代艺术已经从传统的收藏意义蜕变为投资领域的事情,它进入资本运作的盘整,也完全在情理之中。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比数位当代艺术家的数件作品流拍更为可怕的,是整个当代艺术市场的流拍,所以《收藏投资导刊》声明,做流拍排行榜的目的,正是想让流拍更少些 。即便诚如一些人所言,艺术品市场经过下半年的拐点,2009年进入下降通道 ,对艺术利益共同体的所有成员来说,一切未知数都正好意味着一切皆有可能。因此,关于藏家越发理性成熟和艺术家、画廊、拍卖行联手的虚假交易,再也维系不下去的判断,其实都为时尚早。 已经能够确定的是,从6月1日起,苏富比和佳士得将提高佣金,以加大某些机构利用拍卖品牌搞运作的代价;在下半年,各家拍卖行都将积极调整策略,更关注精品、压低价位,甚至推出一些过去人们不太熟悉的艺术家的作品 。长亭复短亭,拐点之后当然是新的起点。 诸位,都准备好了吗?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钻石唯一赌场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当代艺术的流拍:与谁相关